抱住毛毛

莫关山小宝贝痴汉一枚!(^ν^)

SOMEONE 12.13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
SOMEONE  12.13


12.


下雨了。


先是空气变得阴潮,然后是天空变得灰暗,眼前能看见的,指尖能感受的,都在慢慢降温。


陈一寸没回家,只寻了处关门的店站在屋檐下抽烟。


烟雾忽聚忽散,火光一闪一灭,他靠在墙上,半天没琢磨出嘴里的味道来。
应该说,站在这好一会,他都没能从那阵恍惚中缓过来。


从高中生那抢来的摩托就倒在脚步,他却懒得去扶。


有雨点溅到他鞋上,浸出一层深色。
他看着水渍一点点晕开,从中心延至边界,由深至浅,然后又被新的雨水覆盖。


可惜了,要是不落他鞋上,兴许...

2018-07-15

SOMEONE 11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
11


金谷有些意外。


被敌人侵入腹地这种要事,居然不需要陈一寸过来?


然而贺呈看都没看他一眼,揽过林良就往门口走。


“呈哥!今天蛇立……”“我知道。”


“啊?”


男人停下脚步,看向他。
“我说,我知道。”


“可我觉得这事有蹊跷,还是让寸儿过来一趟和我……”“他停职了。”


“哈?”金谷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
可他看着男人面无表情的脸,突然就意识到这根本不是玩笑。


陈一寸停职了?


他愣在原地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接受现实。


“比起这些,老街那边有结果了,你...

2018-07-15

SOMEONE 10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10


陈一寸其实不大想接电话。


起码在这时候不想。


他现在脑子里很乱,或者说根本就是一片空白,完全没有和人交谈的心思。


可他犹豫着,还是接了。


他现在极需要别人的声音敲打,好让他从游魂的状态缓过来。
即便他非常清楚金谷打来绝对没什么好事,即便他知道这事一定和林良有关,他依旧毅然决然地摁了接通。


就像是每一次自我反省一般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对自己刀剑相向,只为了让自己更加清醒。


“喂?”


对面静默了一刹,似是屏住了呼吸。


金谷鲜少在打电话的时候沉默。
只是一秒,他就察觉到了事情...

2018-07-15

SOMEONE 09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09


这世上大抵是不存在巧合这一说。


蝴蝶振翅,飞蛾扑火,恶犬息声。
就像佛家常论的“因果循环”,总有那么一点引子。


譬如现在,金谷握着手机不动声色,实则已经在脑海里拼凑起零星的线索来。


他知道陈一寸一定会来。


就像他所担忧的那样,光明正大地从前门进来。


这种直觉如同流淌在血液中的毒素,一面警惕他愈来愈浓的危机,一面悄无声息地凌迟他的知觉。


线索实在是太少了。


饶是他拼尽全力思索,也只能磕磕碰碰地猜出一点方向。


蛇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?


轻车熟路地闯入敌人腹地,势在...

2018-07-15

SOMEONE 08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SOMEONE


08.


砰——


枪响了。


呛鼻的火药味从黝黑的枪口溢出,伴随致命的子弹,炸碎了一个水壶。


玻璃溅得四处都是,深色的地板上留下数道划痕,还有一个冒着硝烟的黑洞。


金谷沉默着转过头,贴在扳机上的手指不自觉加重力道,但始终没能摁下,只是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。


枪管的黑洞对准了他。


“真没想到啊。”


他无奈地苦笑。


“您不是一概只用冷兵器的吗。”


对方的匕首还压在他的枪上。


“人都是会变的嘛,前辈。”
慵懒的声调,调笑的语气。...


2018-07-15

SOMEONE 07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【07】


出师不利。


汽车抛锚了。


金谷站在公寓楼下,不知是该庆幸自己没迟到,还是该感慨待会没法儿送人去学校。


电梯数字一个劲上升,他的心率也随之加快。


虽然没和对方见过面,单从平日里陈一寸的反应来看,应该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——起码在贺呈这里就被保护的挺好。


他不讨厌和孩子相处,但难免会有些膈应。


被藏在金屋的娇子和他们这类人理应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
即便陈一寸无数次暗示他对方性格不错,他依旧放松不来。


就目前来看,因为汽车抛锚,能不能把人安全送去学校都是个问题。
而他刚刚掏手机的空...

2018-07-15

SOMEONE 06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Someone


【06】


刚替贺呈关上车门,兜里的手机就响个不停。


低头一看,是金谷。


这会儿打电话过来,莫不是林良那边出事了?


正犹豫着要不要接通,就听见身侧的窗户叩叩两声——是贺呈催他上车了。


陈一寸神色黯淡,利落地挂断电话上车。


“谁?”


“啊,是金谷。”


“不用管。”


“是。”


既然贺呈都这么说,想必林良那边也没什么事。


他沉下心来——即便没什么值得他不安。


兜里的手机依旧在振,他干脆开了静音。


还没坐稳,就瞥见后...

2018-07-15

Someone 05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Someone
「It was another world tha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him.」


【05】


本家很大。
会议用的房间离主宅也有段距离,只有本家直系或组长才有资格入内,而对于陈一寸这种身份的人来说,站在会议室门口就是极限了。
所有随行的组员都被安排去大厅,少数会被留在门口,这种人一般都和陈一寸一样,是各组长的心腹。
但也有例外。


阴冷的视线自下往上扫过来,从小腿一路攀升,如同银蛇吐信,对着猎物露出本性。
被盯上的一瞬间,陈一寸条件反射地摸上后腰,触到自己腰线上的伤疤才想起来枪被缴了。
愣了愣神,他才...

2018-07-15

Someone 【04】

化一大仙今天也在喝牛奶:

#呈寸#


Someone
「It was another world tha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him.」


【04】


他讨厌鸟。


像是生命里不可避免的本能一般,他对一切长喙的生物都有种与生俱来的排斥感。
无论是那尖锐的鸟鸣,还是扑棱的双翅,亦或是抓住便不再放开的利爪,只要在视线里经过,就会牵动他竭斯底里的神经。


那种厌恶于他而言已经上升到了无法接受的地步。


可是贺呈喜欢。


纹身是个巧合。


在黑道上摸滚打爬,身上留伤留疤是常事。
用纹身盖住便不失为一种方法。...

2018-07-15
1 / 23

© 抱住毛毛 | Powered by LOFTER